相关文章

三来一补终结"逃港潮" 解密东莞改革招商神话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zmygc.com/

解密东莞改革开放30年招商神话

三来一补 终结“逃港潮”

开篇语

改革开放30年,东莞从一个农业县发展成为工业城市,“变脸”之快让莞邑蒙上了神秘色彩,造就世人眼中的“神话”。读懂东莞这些“神话”,便可读懂中国这30年的许多风云跌宕。

“拿30万投资,我第二年回报是2000万!”

“那时,没别的,我就靠着一个‘敢’字,才有了今天。”

———龙眼发具厂老板张细

“冒险过去香港后,我们拜访乡亲,组织座谈穿针引线。不管他以前是什么身份,只要愿意回来投资,我们都热情欢迎。”

———石碣镇外经部门一官员

“十年前我的主要职责就是防止偷渡和拘扣偷渡犯,过去我们把他们当做坏人,但现在我们认为他们富有冒险精神,才能出众,与那些留下来的老实农民不一样。”

———上世纪80年代,一位东莞干部

招商四大跨越

一、1978-1984年,“三来一补”企业的起步阶段,1985年全市工业产值首次超过农业;

二、1985-1993年,实施“向农村工业化进军”战略的腾飞阶段,到1993年工业总产值突破200亿元大关,带动全市GDP突破100亿元;

三、1994-2000年开展“第二次工业革命”的提升阶段,其间省级高新技术企业从1家增加到66家,地方财政收入从7.7亿元增加到30亿元;

四、2001年以发展园区经济进入创新阶段,推动全市产业从加工制造为主向研发、制造、流通“三位一体”转变。

[创富传奇]

张细最担心的是,如果判断不好,冒生命危险偷渡换来的富裕日子,就会因回乡投资而葬送,甚至会赔上性命。

香港打回密电

“拿30万投资,我第二年回报是2000万!”龙眼发具厂老板张细去年应邀到虎门中心小学演讲时,公开了自己创富历程。敢于说出这段历史时,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29年,时光已把他雕刻成了耄耋老人。

虎门镇的龙眼村,得名于村口的一口古井,相传是龙王的一只眼睛。可惜这口井早在“文革”期间就被填平了。

这个村子屡屡被人提起,缘于它开风气之先,最早见识了来料加工:1979年3月,全国第二家的港资“三来一补”企业———龙眼发具厂落户虎门龙眼村,开启了这个村子的“造富”传奇。

与张细一起参与“造富”传奇的还有一关键人物:时任龙眼村党支书的张旭森。原本同村的两人,曾经因张细“地主仔兼逃港犯”身份而成阶级敌人。

1979年,这位叫张细的同村人———那时,他的身份已经变成了港商。左思右想后,他准备带着自己的30万港元回到家乡建厂,生产假发用具。

知情人士透露,这位张老板1962年离开龙眼村去香港,在香港开了洋行,有机会参加广交会,听说可以在内地投资办厂,就有点心动,但又担心自己的身份问题,偷偷给张旭森打来电话咨询情况。

他最担心的是,虽然内地政策有松动的迹象,但如果判断不好,冒生命危险偷渡换来的富裕日子,就会因回乡投资而葬送,甚至会赔上性命。

祠堂后院开工

村里为此开会专门讨论。一位副书记认为风险太大,没有答应,党支部讨论也没有通过。村民更是态度激烈:“在外面有钱了回来剥削我们,绝不同意!”

张旭森内心深处觉得简单拒绝不那么妥当———他已经隐约听到中央有对外开放的消息。为此,他赶写了一篇汇报材料,花一天车船劳顿赶到广州,把材料交给正在省委党校开会的当时虎门公社书记黎桂康。

当时黎桂康正在学习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,其中就有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的决定,他立刻表示支持。回来之后,他紧急组织了党委会议。令张旭森更为惊喜的是,办厂的申请送到省里之后很快得到了批复。

“这个企业批文是粤字003号。我们近几年才知道它是全国第一家到农村落户的来料加工厂。当时这个企业就在村里祠堂后院开工。”龙眼村外经办主任张志航说。

“当时在村里的一个祠堂里一下子涌进几十人,我还以为又在搞食堂什么的,后来才知道是个香港老板在搞什么加工。”村里一个老者回忆当时乱糟糟的场景说。

不过,好在工厂规模不大,又处于半地下状态,慢慢得以生存下来。“你别管人家在做什么,不偷不抢的,人家赚到大把钱了。”时光荏苒30年后,一些老人对龙眼发具厂很佩服。

深圳秘密谈判

鲜为外界所知的是,张细担心自己回来被“法办”,两次跟张旭森的谈判,约定的地点都是深圳。密谈的焦点,据说主要集中在人身安全保障上,当得到村支书的再三保证后,张细才敢悄悄回来办厂。

“那时,没别的,我就靠着一个‘敢’字,才有了今天。”29年后,面对台下的小学生,张细说出来了心里话。至于他当年的“政治身份”,早被抛到九霄云外,大家记住的是被重新定义的“创富传奇”。

“这个敢字,细细品味,其实不同寻常。”东莞市一位领导感慨地说:“要说东莞的先进,不如说首先是思想观念的先进。”

东莞执政者认识到,富民是第一要务。于是,旧祠堂被改造了,就连会堂、饭堂、民房都处处搭起了“三来一补”小作坊。这些小作坊,除了吸收本地30万剩余劳动力外,还实现了资金的原始积累。长安、厚街、虎门、常平、石碣等等,只要现在数得上名的镇村,都掀起了利用外资的热潮。人们这个时候最明显的感受是,仅靠进工厂做工,本地人手头都不缺钱花了。

依靠“三来一补”企业,1980年代中期,东莞很多镇、村走上富裕之路,延续近20年的逃港潮悄然终止了。

[冒险引资]

他们提着饭盒,望眼欲穿,一见到商人模样的人就立刻迎上去,劝说人家到长安走走看看。

罗湖蹲点“推销”

1980年后,受早期先行镇区影响,东莞开始了“镇镇办厂、村村冒烟”的“镇域经济”时代,各个镇、村各出奇招招商引资。

“我们参观一个大队办的来料加工毛织厂和电子厂。厂房都是旧房。工厂门前散落着碎草、牛粪,一头水牛在门前打盹。看到这不雅的外观,有点不大相信这就是工厂,可是,它的确是生产出口商品的工厂。”这是记者查阅到1981年南方日报上的报道文字。

别小看这些企业,都是招商人员“搏命”换来的。长安镇党委委员王志明回忆,当时经常派人去罗湖火车站,向来往的香港客商热情“推销”,他们提着饭盒,望眼欲穿地搜寻着,一见到商人模样的人就立刻迎上去介绍长安的情况,劝说人家到长安走走看看。

镇领导也舍得“搏命”,每人搞了个“船员证”坐着一条破船就去香港招商……为上岸入关,他们硬是在港口漂流了两天两夜。1981年,长安终于办起了第一个“来料加工”工厂,而厂房是一间不到50平方米的破旧粮仓。

“冒险过去香港后,我们拜访乡亲,组织座谈穿针引线。不管他以前是什么身份,只要愿意回来投资,我们都热情欢迎。”石碣镇外经部门一位官员说。